夠遠了。

  上官停下腳步。

  躲藏在黑暗的呼吸也停止了。

  這附近已經是雜草叢生﹐最近的人類是左前方九百公尺處躺在涼亭裏喝醉的流浪漢。

  空氣裏飄著淡淡的緊張氣味﹐上官不禁想發笑。

  他記起了這個味道的主人。

  ※        ※        ※        ※        ※

  上官打了個哈欠﹐看著頭頂上的月亮說﹕“如果你是想拿回你這只手﹐嗯……也是該還你的時候了﹐出來吧。”

  草叢裏一陣窸窸窣窣﹐兩張熟悉的面孔走出高及下巴的蘆草﹐卻不敢過分欺近﹐只是遠遠站在上官的背後十五公尺處﹐深怕上官並不如傳說中那樣身受重傷﹐卻也擔心……

  “如果沒什麼事﹐我走了。”上官沒有回頭﹐只是揉揉眼睛﹐舉步便走。

  “等等﹗”

  一頭白發的獨臂吸血鬼大膽站上前﹐眼睛看著上官的左手說﹕“gost﹐不必怕﹐他要殺我們早就動手了﹐如果我沒猜錯﹐只要二十五公尺內﹐我們絕無可能躲開上官的飛刀。”

  上官好奇地轉過頭來﹐看著厲手白發跟他的夥伴gost雙腳發抖地看著他﹐於是說﹕“別怕﹐網路上說我受了重傷﹐說不定是真的﹐或許現在就是你報仇的最佳時刻。”

  報仇﹖

  那一夜在惡巷﹐白發只見到胡亂涂鴉的牆壁猛然濺上鮮血﹐才驚覺自己的左手已被利刃削去﹐一道黑影飛簷走壁消失不見﹐只留下一身冷汗與錐心痛楚。

  自那夜起﹐白發從沒動過報仇的念頭﹐不只是因為他深感復仇之路太過虛幻﹐更因為他還活得好好的。上官畢竟只取走他的手。

  而這只手﹐現在還黏在上官的身上﹐或許也是一種榮幸吧。

  白發突然一跪﹐gost見勢也跪了下來﹐上官的心中一震。

  “上官大哥若是真受到重傷﹐才是我們真正的噩耗﹗”白發嘆道。

  “請救救我們家老大﹗”gost哀道。

  上官沉默不語﹐他已經知道赤爪幫發生了什麼事。

  白發毫不閃躲上官的眼光﹐說﹕“哲人﹑綠魔﹑和貴幫的阿虎都在找你﹐希望你務必平安無事。”

  這幾天吸血鬼的世界真不平靜。

  上官額上的青疤在月光下妖異攝人﹐問﹕“為什麼不找只手接了﹖”

  白發空蕩蕩的袖子在夜風中飄著﹐低頭說道﹕“因為是你拿走的。”

  上官深深吸了一口氣﹐說﹕“帶我去見你的朋友吧。”

  ※        ※        ※        ※        ※

  聖耀的手中只有兩個23磅的啞鈴﹐若以高速擲出倒是力量不小的消耗性武器﹐丟偏了﹐命也沒了。

  聖耀感覺到佳芸的呼吸變得極緩慢卻吃力﹐但她還是堅強地拿起小球棒盯著門。聖耀極擔心佳芸的安全﹐畢竟自己可以裝死蒙混過去﹐但佳芸可就慘溜溜了。

  “怎麼辦﹖”佳芸的嘴脣虛念著﹕“要不要躲起來﹖”

  躲起來﹖聖耀跟佳芸其實心裏都很明白﹐不管是人類還是八寶君的爪牙﹐能夠找到這麼隱密的地方﹐一定不會隨便看看就閃人﹐怎麼躲都是多此一舉。不過聖耀抱持一線希望﹐希望敲門的是獵人或是秘警﹐如此一來自己還可以以人類臥底的身分跟對方“講講道理”﹐雖然山羊曾說過自己臥底的身分只有極少數人知道。

  但﹐至少佳芸總是人類吧﹖﹗秘警跟獵人本來就該保護市民老百姓的。

  “你投降。”聖耀張大嘴巴乾念。佳芸是上官的女朋友﹐無論對人類或八寶君來說﹐都是價值連城的人質﹗

  佳芸以中指回敬﹐聖耀只好開始用啞鈴敲頭。

  “扣扣扣。”

  又是簡潔的敲門聲。

  聖耀與佳芸都抱持著同樣莫名其妙的願望﹕“希望對方見沒人開門就走了。”

  “喀拉喀拉。”門鎖裏有鑰匙轉開的聲音﹐佳芸幾乎暈了過去。

  聖耀的神經緊繃到最極限﹗

lokpoy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