門打開﹐聖耀手中的啞鈴像兩枚小飛彈轟向逐漸開啟的門縫﹐卻幾乎大叫。

  聖耀已看到敲門的人。

  門後一隻手以聖耀肉眼幾乎無法捕捉的速度﹐將兩只啞鈴“輕輕”接住﹐拇指與食指扣住一根﹐中指與無名指又扣住一根﹐隨即關上門。

  “好久不見﹐公子還是亂七八糟啊。”

  張熙熙彎腰將啞鈴放在地上﹐微笑看著聖耀與佳芸。

  聖耀喜形於色﹐佳芸立刻知道所來之人是友非敵﹐一屁股摔在床上吐吐舌頭。

  “你也逃出來了﹖”聖耀高興地說。

  “令你意外嗎﹖呵呵。”張熙熙捂著嘴怪笑﹐說﹕“老大跟其他人呢﹖”

  聖耀臉色一黯﹐張熙熙隨即皺著眉頭坐在佳芸身旁。

  “老大受了傷﹐怪力王為了救我跟老大……死了﹐今天中午陽光送了他一程。”聖耀難過地說﹕“阿海跟螳螂落在八寶君的手上﹐七天後要我們去贖人。玉米﹑熱蟲﹑麥克﹑賽門貓生死不明﹐還沒有到這裏跟我們會合。”

  張熙熙搖搖頭不說話﹐深深嘆了口氣。

  怪力王如此勇悍﹐即使八寶君跟他對挑﹐張熙熙都不認為倒下的會是怪力王﹐但他以金剛之身獨戰五名一流高手實在太過囂張﹐連她自己都自愧不如。

  但﹐張熙熙一想到﹐怪力王面對五名強手圍攻時心裏一定覺得自己屌到不行時﹐卻又不由得笑了出來。

  “笑什麼﹖”佳芸奇怪地看著張熙熙。

  “朋友開心的事﹐你得跟他一起開心才行。”張熙熙笑道。

  真是吸血鬼的豪邁啊﹐跟上官一樣。

 

  聖耀注意到張熙熙的身上包紮著好幾處傷口﹐想必也經過一番可怕的惡鬥。

  張熙熙說著這三天來﹐自己在逃出炸成稀爛的玻璃帷幕大廈後﹐便在“火鍋窩”待上整整一天﹐來魚窩前還找過“趴趴熊窩”﹑“星海窩”和“巧克力窩”﹐但都沒發現其他的夥伴﹐卻欣慰地在星海窩的牆上見到賽門貓漆上“simoncat is fucking alright﹐see u all oninternet”幾字﹐看來賽門貓也在找尋大家。

  張熙熙玩弄著大腿上的傷口﹐一手摟著佳芸的肩膀打量﹕“小妹妹﹐我們家老大很鐘意你啊。”

  佳芸笑笑﹕“上官提過你﹐他說你非常非常厲害﹐要不是你很怕痛﹐說不定他自己都打你不過。”

  張熙熙怪笑﹐說﹕“老大很誠實啊﹐一說就說到我的痛處。不過話又說回來﹐要不是我憎恨受傷﹐怎麼可能鍛煉到現在的景況。”

  兩個女人就這樣聊了起來﹐反倒是聖耀無所事事在一旁晾著﹐越聽越無聊﹐只好在網路上隨意逛逛吸取吸血鬼世界的種種資訊﹐心中盤算著如何說服山羊出動警力擊垮八寶君。

 

  過了三個小時﹐佳芸跟張熙熙甚至開始合唱孫燕姿最新的單曲“奶子小不是病”﹐聖耀索性拿起飛鏢練習射靶。

  正當兩女唱到興頭上時﹐張熙熙突然驚喜道﹕“老大的味道﹐還跟著一大群吸血鬼﹗”

  聖耀一愣﹐果然聞到很濃的“同類的味道”﹐小聲擔懮地說﹕“老大沒有危險吧﹖”

  張熙熙笑道﹕“如果老大被挾持的話﹐無論如何也不會帶一大群敵人來找你們﹐可見是援軍到了。”

  “更何況﹐這兩天外面真不平靜﹐”張熙熙摟住兩個小鬼頭﹐笑道﹕“我還聞到阿虎的味道﹐他可是只大妖怪呢。”

  門打開﹐上官摩拳擦掌地看著嘻皮笑臉的張熙熙﹐說道﹕“真高興聽見你的聲音﹐沒錯﹐準備大乾一場了。”

lokpoy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