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兩天來﹐臺灣的警界與新聞界為編織各種蓋達組織犯案的線索忙得天昏地暗﹐法界並著手反省與修訂各項回教國家出入境人士的資格條件與滯臺日數﹐機場與海岸都嚴加查緝可疑的不法份子﹐官員說故事的本領又往神乎其技的境界邁進了一大步。

  而實際站在最前線的秘警得到政府天文數字的經費挹注﹐這幾日大幅上修境內各知名吸血鬼的奪命賞金﹑史無前例地嚴加查緝吸血鬼可能盤據的任何地方。

  這種做法也的確格殺了不少吸血鬼﹐包括昨天下午“燃木幫”睡覺的巢穴被發現﹐睡夢中驚醒的吸血鬼遭到一群獵人屠殺﹔還有一群正在酒家尋歡做樂的竹聯幫幫派份子被獵人誤認為是吸血鬼﹐也遭到火燄槍的伺候﹔有個徹夜不歸的飆車好青年豪邁地逃開警察的臨檢後﹐隨即被追上的五個獵人亂刀砍死。更別提大小醫院與各大血庫都遭到軍方的埋伏與嚴密控管﹐夜間巡邏的次數暴增﹐只要沒有行動證明接近血庫的閒雜人等都會遭到“銀器接觸”盤詢。

  秘警署眼看世界的氛圍正式站在“戰局”只是幾個月間的事﹐於是在得到大筆經費後﹐立刻大舉自警校與軍校內選入四千個成績優秀的新人加入擴大編制的秘警署﹐並於聯勤兵工廠採購價值一百億圓的銀制彈頭與武器﹐估計不到一年的時間﹐臺灣的吸血鬼與人類平衡均勢即將打破﹐除非吸血鬼願意巨幅耗損囤積的血液﹐瘋狂到處咬人製造己方粗糙的兵力。

  ※        ※        ※        ※        ※

  “對付人類已經很艱難了﹐或許人類興頭一過又是風平浪靜。但八寶君危險的氣燄一日不除﹐都將使得所有兄弟們陷入絕境。”白發坐在上官身旁。

  所以﹐就在昨天晚上﹐在哲人幫幫主“妖蝶站壞”的號召下﹐全臺十一個大小吸血鬼幫派﹐包括元氣大傷的黑奇幫眾堂主﹐甚至遊離的流浪份子﹐都群聚在哲人幫堂口“路失意大教堂”召開緊急圓桌大會﹐討論如何剷除八寶君及其帶進的日本好戰份子﹐甚至有兩個幫主提議﹐不如試圖跟人類政府締結某種程度的和平契約以明志﹐勇敢的“國度幫”幫主還自告奮勇前往總統府做簡報﹐題目是﹕“狩獵派與圈養派吸血鬼的異同﹐與組織生活轉型及和平的可能性”。

  “好天真﹐不過我欣賞。”張熙熙笑道﹕“也許我該跟他約會。”

  “恐怕沒辦法了。”國度幫的副幫主陳先生簡直大哭。

  正當大家為國度幫幫主鼓掌叫好時﹐國度幫幫主的額頭上突然多了個黑點﹐眼睛瞪大﹐然後慢慢就滑到桌子下了﹐擔任護衛的陳先生驚呆了。

  只見召開會議的哲人幫幫主站壞嘆道﹕“對不起﹐請不要輕舉妄動。”這時聚會的幫派首領才驚覺上了站壞的大當﹐原來這次全國吸血鬼大會師根本是一個超級大陷阱﹐可是坐在教堂內開會的只有各幫幫主與各自一名貼身保鏢﹐其餘的幫眾全都在教堂四周的網咖內戒備兼打屁﹐根本不知道教堂內發生何事。

  清華幫幫主見狀﹐震怒拍著桌子大叫﹕“大夥一塊上啊﹗”但他的腦袋咕咚一聲掉在桌子上﹐血水自脖子上淅瀝譁啦灑出。

  所有人都靜默下來﹐暗自尋找暗器的來源與敵人數目﹐站壞馬上開口﹕“各位首領﹐我們的四周都是銀彈﹐無論如何請不要輕舉妄動﹐也不要東張西望。”

  看不見的敵人無法估計﹐也就格外令人覺得惡心。

  赤爪憤怒地質問﹕“站壞﹗乾你娘的你存什麼居心﹗我的手下都在外面﹗有種你就不要出去﹗”卻不敢起身離座。

  黑奇幫分堂主冰淇淋的額上冒汗﹐看著面有慚色的站壞問﹕“是誰指使你的﹖人類﹖還是八寶君﹖”

  站壞同樣害怕﹐他根本沒有把握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

  答應饒他一條小命的﹐可不是什麼一言九鼎的人物。

  此時一道黑影從天而落﹐將教堂的布道壇上踏破﹐整個人蹲在破爛的布道壇上大笑。

  這樣的人物只能是一個人。

 

  八寶君。

lokpoy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