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這樣的結果﹐現場沒有人感到意外﹐特別是八寶君那張將笑未笑的臉。

  “你這是什麼意思﹖”臉色一直很難看的虎頭幫幫主吐著煙圈。

  “最近道上風波很多﹐想找大家聊聊。”八寶君笑道﹐蹲在布道臺上。

  “有話就說吧﹐不過你別得意﹐外面的弟兄足以踏平這裏。”綠魔幫幫主刀無鋒冷冷說道﹐他一身武藝超絕﹐並不懼怕八寶君﹐但在情勢未明之前﹐任何小動作都是意氣之舉。

  “是嗎﹖我也不敢跟大家為敵﹐只是有件事想拜託大家。”八寶君的笑聲很興奮﹐刀無鋒感覺到八寶君身上有股力量不尋常的膨脹。

  “什麼事﹖說出來大家好商量﹐不一定要動刀動槍的。”站壞陪著笑臉。

  “屁話﹗走出這裏﹐老子第一個要乾的人就是你。”赤爪鼻子吹氣﹐看著站壞。

  所有吸血鬼幫派的首領都不相信八寶君的“有事請托”﹐畢竟今日召開大會的重要目的之一﹐就是剷除八寶君這個癌細胞。設下陷阱的八寶君怎麼可能不清楚大家對他的敵意呢﹖

  “首先﹐我想請各位大家長命令外面的好兄弟﹐在五天內找出上官無筵的下落﹐當然了﹐能夠直接拿下他的人頭小弟也不會介意。”八寶君扭動脖子笑道﹕“如果大家能夠齊心合力辦成這件大事﹐相信各位都能好手好腳地回去﹐還能跟在下做個朋友。”

  “憑什麼﹖”赤爪的脾氣暴躁﹐但他的鐵拳更像活火山﹐只要大家願意一齊上﹐他絕對搶先轟掉八寶君的腦袋。

  刀無鋒瞥眼看了看桌子腳﹐心想﹕桌子往上一翻﹐大概可以為大家擋住樓上埋伏的暗槍1.5秒。

  “憑我相信大家都是聰明人。”八寶君的眼睛充滿血絲﹐聲音興奮發顫。

  “好﹗”赤爪拔身飛拳﹐刀無鋒一腳將大圓桌踢向天空。

  ※        ※        ※        ※        ※

  “貴幫幫主還是老樣子﹐真難想像他是怎麼活過八十年的﹖”張熙熙笑笑。

  “這就是老大的魅力。”白發說道。

  ※        ※        ※        ※        ※

  桌子完好摔回地面﹐包括刀無鋒等所有幫主全倒在地上﹐失去意識。

  赤爪剛猛無儔的鐵拳被硬生生扭了下來﹐血淋淋躺在八寶君的手裏。

  “乖乖睡吧﹐白癡。”八寶君甩了眼神迷離的赤爪一巴掌﹐赤爪全身插滿小鋼球﹐口吐白沫垂倒。

  每顆小鋼球都注滿足以快速迷昏一頭鯨魚的麻醉劑﹐自動感應的發射機關就安置在圓桌底下﹐只要命中兩顆鋼球以上﹐0.03秒就可以癱瘓任何生物的行動﹐0.3秒絕對能完全撕裂神智﹐即便是吸血鬼這種極為特殊的生命體也不例外。

  ※        ※        ※        ※        ※

  “我跟一張紙條被刻意留在現場﹐直到大家用銀刀將我割醒﹐我才將事發的經過說了一遍﹐但八寶君已經神不知鬼不覺﹐用哲人幫埋在教堂底下的密道遁走了。”陳先生露出胸膛上還未痊愈的刀疤﹐而紙條無異重複了贖回各幫老大的條件。

  “真的有那麼多人願意自己的老大回來嗎﹖”張熙熙疑道﹐畢竟吸血鬼的壽命特長﹐要“正常地”進行幫會傳承十分罕有﹐突然出現這樣“老大換人做”的大好機會將給予有心人士往上竄升的最好理由。

  “當然不是﹐已經有幫會開始在慶祝了。”白發說道﹕“只有赤爪幫﹑綠魔幫﹑國度幫﹑黑奇幫殘部﹐仍試圖扳倒八寶君救回各自的老大﹐但﹐就算是無心救回老大的幫派﹐也很願意幫助我們。”

  “國度幫幫主不是已經死了﹖”聖耀問道。

  “我們要為老大報仇。”陳先生的表情很堅定。

  “無錯。換不換老大無錯無所謂﹐八寶君這麼做只會讓所有人陷入危險﹐將矛頭指向他自己﹐無錯﹐如果不整合大家的力量﹐誰也擋不住瘋子一批接著一批從日本過來撒野。”綠魔幫的第一猛將“無錯”說道﹐但眼睛始終避開上官與張熙熙。

  上官跟張熙熙兩人曾大破橫行南部的綠魔幫巢穴﹐讓綠魔幫足足花了十年才勉強恢復元氣﹐當時幫會殘破的慘狀無錯依舊歷歷在目﹐但儘管懷恨在心﹐眼前共同的敵人的確是喪心病狂的八寶君。

  若不儘快解決日本圈養派在臺灣的先鋒部隊﹐人類政府恐怕耐心盡失﹐第三次世界大戰真無法避免時﹐吸血鬼世界或許就要被連根拔除了。

 

  長頸龜打著哈欠﹐遠遠跟佳芸互吐了吐舌頭。

  陳先生從一進門就注意到佳芸不像是吸血鬼﹐忍不住說道﹕“上官兄﹐這位是﹖”

  上官看著佳芸與聖耀﹐搬出他早已想好的說詞﹕“她是嫂子﹐我小老弟的女人﹐請大家不要一時貪吃咬了人家﹐哈。”

  聖耀知道上官這麼說是為了保護佳芸﹐且佳芸也頑皮地瞪大眼睛溜滴滴地看著一群吸血鬼﹐但他心口仍感發熱。

  “八寶君要你們將我綁到哪裏﹖”上官問﹐至今八寶君還未告訴他要到哪裏“領回”螳螂與阿海﹐現在卻要脅全臺吸血鬼幫忙翻他出來﹐顯然認為上官單刀赴會的機率不高﹐不如全面發佈通緝令。

  “絕世風華大酒店十三樓﹐凌晨兩點﹐晚十分鐘便立刻處決被抓去的十一個幫派大哥。”陳先生。

  “特殊條件﹖”上官。

  “無錯﹐只準三個人押著你搭電梯到十三樓﹐你的雙手必須事先被切掉﹐死掉的話更好。”無錯。

  “若確定人犯的確是你﹐交貨後一小時內所有的大哥就會被釋放﹐但在哪裏釋放﹐紙條完全沒寫。”陳先生。

  “搭電梯這件事很可疑。”阿虎終於開口。

  阿虎身高兩米一二﹐說話的聲調卻低沉內斂﹐仿佛被體內一股吸引力給牽著。

  阿虎一向身不離壺老爺子片刻﹐此刻卻不見壺老爺子﹐顯然阿虎已經將歪頭愣腦的壺老爺子藏在安全之處。

  阿虎從不介入幫派之間的糾紛﹐他的心中只有守護主子的意念﹐所以對於上官與八寶君他並無特殊的喜惡之分﹐但這次﹐阿虎體認到若要剷除威脅主子性命的禍源﹐這場戰役絕對需要他號稱“黑奇第三”的力量。

  上官看著阿虎點頭示意。

  “當然可疑﹐電梯裏面多半安藏機關﹐炸彈之類的﹐我猜一進封閉的電梯不久便會爆炸。”白發說道。

  “更不用說﹐絕世風華那大鬼屋一定到處都是機關埋伏﹐如果要強攻﹐在受制於人的情況下﹐先不提被俘的老大哥們可能立刻嗚呼哀哉﹐我們可能還沒見到八寶君便已傷亡慘重。”清華幫新任幫主暮風說道。

  “打架不是在算算術。”上官笑著﹕“況且我們有個優勢﹐就是八寶君並不知道你們跟我會連成一氣﹐絕世風華的埋伏一定大打折扣﹐說不定強攻有用。”

  “強攻無錯﹐錯的是根本不行強攻。”無錯堅定說道﹕“強攻刀無鋒大哥會有生命危險。”

  “八寶君根本不會將當場釋放諸位首領﹐也就是說﹐首領們很可能被藏在別的地方﹐只要找出他們被藏在什麼地方﹐就有時間搶救。”上官猜測。

  “兵分二路﹖”白發。

  “兵分二路。”張熙熙。

  “那也得知道大哥們被藏在什麼地方啊﹗”暮風。

  “八寶君這一兩天就會用電子信件告訴我螳螂跟阿海被囚在什麼地方﹐或許其他的大哥也被藏在相同之處﹐可以調查。”上官。

  眾人點點頭﹐只有十幾坪的魚窩氣溫升高了兩度﹐足見大家的鬥志高昂。

  讓大家鬥志的﹐不只是團結合作的氣氛使然﹐更因為傳說中的不敗死神﹐上官無筵﹐正準備領導全臺灣的吸血鬼大軍大乾一場﹐將日本的混帳圈養派轟殺出去。

  “我們只剩三天可以準備。”上官額上的青疤發光﹐說﹕“八寶君也只剩三天的呼吸了。”

  在魚窩內代表各幫各派的吸血鬼英雄摩拳擦掌﹐面對死亡非旦毫不猶疑﹐還感到興奮與迫不及待﹐連帶的﹐聖耀也沾染到魚窩裏高昂的戰意﹐開始拿起啞鈴敲頭﹐滿身大汗。

  聖耀心想﹕在這樣團結一氣的氛圍下﹐上官那看起來莫名其妙的“第三個魚缸”﹐也許能夠在勝戰後獲得大家的應允﹐眾志成城的吸血鬼或許真有所謂的“尊重人類的力量”﹐以及見鬼的誠意。

  只是聖耀心底頗為擔懮﹐正當自己也加入這個關係到全臺灣吸血鬼勢力版圖的大戰役時﹐這個剛剛才凝聚的美好前景﹐不久就會化成一灘灘烈血﹐他勢必再次背負起……強取大家性命的罪名。

創作者介紹

年少輕狂‧笑看世事

lokpoy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