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是睡著了﹖”聖耀頗為驚訝。

  “有件事需要確定一下。”張熙熙微笑走出門﹐上官關上門坐在電腦前﹐再度進入電子信箱。

  “這麼快就想出新的佈局啊﹖”聖耀打了個哈欠。

  “是啊。”上官笑著﹐鍵盤飛舞﹐手機也傳來賽門貓的簡訊。

  賽門貓已經籌備了上官最常使用的飛刀三十六把﹑槍枝彈藥樣樣齊全﹐已經在一臺計程車上等待﹐距離魚窩只有三個街角的轉彎。

  “聖耀﹐你怕不怕死。”上官微笑﹐信件寫完﹐聖耀看著電腦螢幕瞪大雙眼。

  “死是解脫。”聖耀咬著牙﹐摸著差點喪了他的命的眉心。

  ※        ※        ※        ※        ※

  “一群混帳﹗給你臉你不要臉﹗”八寶君笑罵﹐赤裸走出血池﹐全身筋骨低沉悶響。

  丘狒﹑哀牙﹑夏目等原本重傷的部將坐在極具療效的血池裏﹐看著他們的新主人大力揉捏著身旁女人的胸部﹐直到女人發出尖銳到不可置信的慘叫。

  “上官無筵﹐你真有魅力啊﹗竟然想反將我一軍﹖”八寶君將女人的乳房扔向血池﹐哀牙大嘴一張﹐將如破碎布丁的乳房吃進肚裏。

  一張熟悉的臉孔跪在地上親吻著八寶君的腳趾﹐滿臉堆歡道﹕“他們明晚九點行動之前會先在我們的堂口會合﹐不如事先埋下幾百斤炸藥﹐把他們全炸上天去﹗”

  那張臉﹐竟是剛剛與上官等人開完戰略會議的陳先生﹗國度幫的副幫主﹗

  “光炸藥是炸不死那只老狐狸的﹐得先佈局佈局才行﹐殺他個措手不及。”八寶君恨恨笑道﹐看著用鐵鏈綁在牆上﹑依舊沉睡不醒的數位吸血鬼幫派首領﹐阿海與螳螂像兩條鹹魚乾掛在天花板上。

  八寶君心中有種幾乎要炸裂的妒意將滲出指尖──

  為什麼上官可以輕而易舉贏得曾經與他為敵的吸血鬼幫派的心﹖他們應該趁上官最羸弱的時候厲下殺手啊﹗

  自己處心積慮在絕世風華設下幾乎有進無出的殘酷陷阱與伏兵﹐卻得因為上官集結了原本一盤散沙的幫派大軍攻入﹐只好更改原先的完美計畫﹖

  不更改絕世風華的防禦甚至置換整個計畫﹐絕世風華鐵定會被上官大膽的戰略與眾多盟友所衝垮。

  “幸好純種的腦袋總是技高一籌﹗”八寶君稍有得色﹐說﹕“明晚六點他們這群雜種聚會時﹐先用炸藥炸飛他們大部分的人﹐等他們逃出來的時候﹐再賞他們一堆麻醉彈﹗等他們全都躺平後馬上補上幾槍銀彈。讓他們昏著死真是太善良了我﹗”

  丘狒﹑哀牙﹑夏目馬上走出血池﹐他們的身邊還站著前天才趕到的日本吸血氏族菁英中的菁英﹐牙丸組第一批登臺的二十名組員。

  原本白氏與牙丸組是兩個互相仇視的組織﹐白氏長年輔佐皇室﹐牙丸組相當於皇室禁衛軍﹐唯一的共通之處僅僅是效力於吸血天皇這千古不變的事實。

  八寶君雖不是出身於白氏正統﹐但他的母親畢竟是白氏有名的戰士﹐父親是中國苗疆叢林的純種吸血鬼武士﹐兩種血液在他身體裏不只融匯出強大的力量﹐讓他不須經過風霜歷練便得以掌握最蠻橫的拳勁。

  但﹐兩種血液的交會﹐卻也種下他被白氏正統歧視的因子﹕“純種吸血鬼裏的雜種”。

  因此﹐在八寶君藉父親之名自中國來臺依附壺老爺子後﹐暗地裏雖是日本白氏在臺的秘密前鋒﹐卻飽受白夢等人的操控與輕視﹐這正是他最痛恨的。

  眼中只有權力的八寶君才不理會長達千年的黨派之爭﹐只要能稱雄稱霸﹐他根本不介意天皇派遣牙丸組的菁英部隊支援他。

  畢竟﹐白氏最傲人的特種部隊“冷燄冰藍”與“十張臉”﹐在玻璃帷幕大廈的慘烈突擊中幾乎全軍覆沒﹐雖然日本北海道的白氏本家仍持續密集訓練新的部隊﹐但吸血天皇已經失卻對白氏攻取臺灣的耐心﹐牙丸組於是趁機請命派遣擅長肉搏戰的牙丸勇士﹐赴臺“協助”八寶君謀定臺灣。

  既然白氏被上官一幫人殺到氣勢崩墜﹐自己何必留戀白氏的名號﹖

  因此八寶君沒口子的答應牙丸組的“好意”﹐這也是將自己的爪牙伸進牙丸組的好時機。

  也唯有牙丸組的快速支援﹐否則八寶君無法快速整合出威脅控制哲人幫的力量﹑進一步綁架各幫首領﹐也才有膽子邀約他生平最仇視的角色﹐上官無筵。

  “待我想想──他們既然相信人質在絕世風華﹐絕世風華底下的炸藥就不能拆除﹐照放著﹗裏面的兵力撤出三分之二去你家外面埋伏﹐留三分之一等著他們全身著火跑去絕世風華救根本不存在的人質時﹐一槍一個﹗”八寶君赤裸地踱步﹐計算著自己的安全與圍殺上官需要的兵力。

 絕世風華原本埋伏著六十個牙丸組的城戰專用部隊﹐每個都是精於擊殺行動敏捷的吸血鬼的好手。這幾年牙丸組嚴格訓練﹐無一不是為了有朝一日撲殺曾經在神州東北挫敗他們的上官﹐現在總算派上用場。如果分派出三分之二﹐也就是四十個牙丸組的城戰專用部隊﹐躲在暗處以麻醉彈對付被炸藥炸得焦頭爛額的吸血鬼幫派﹐也是綽綽有餘了。

  無論如何﹐自己待在血池這邊是最安全的﹐這裏距離絕世風華整整有二十公里之遠﹐而且還是位於精華地段的色情三溫暖地底下﹐根本不會有人懷疑到這裏才是囚禁人質的真正地點。

  就算上官有天眼通﹐知道這個深埋地底的鬼地方﹐想要強攻進來﹖還得問問把守在地道入口的十個手持烏茲衝鋒槍的守衛﹑還有每二十公尺就有個哲人幫的看守呢﹗

  “決勝於千裏之外﹐才是兵家聖典。”八寶君微笑﹐看著血池旁的鐵盒子內放著他賴以提昇戰意的強烈興奮劑。

  夏目想了想﹐終於忍不住開口﹕“要不要把這裏的二十個牙丸組也分派去埋伏﹖”

  八寶君突然抓狂﹐弓身一拳遙遙揮向夏目﹐夏目有若蛇腰的身軀滑膩扭開﹐躲過驚天霹靂的凌空一擊。

  這凌空一拳像一枚高速的空氣壓縮砲彈﹐就這樣轟進囚禁人類的鐵籠裏﹐一個大胖子的臉凹陷下去﹐往後一摔死了。

  “要成大事就要拋開成見﹗不要以為單靠白氏就可以乾下臺灣﹗”八寶君憤怒大叫﹕“你是不是不喜歡跟牙丸組一起做事﹗還是你以為我在害怕﹗”

  夏目面無表情﹐她只是想充實圍攻上官的兵力。

  “算了。”八寶君馬上換了截然不同的表情﹐歉然笑道﹕“我知道我知道我知道﹐我知道你們只是好意。”

  但夏目聽了﹐只是更加聚精會神看著八寶君的動作﹐等待閃躲更快更勁的突拳。

  只見八寶君瞄了夏目等三人一眼笑笑﹐穿上緊身紅衣﹐兩只手臂上各綁著兩支強效興奮劑﹐這可是他的新玩具。

  想要隨時鬥志高昂提昇自己的戰鬥力﹖行﹗隨手插進興奮劑就沒問題了。

 

  八寶君滿意地戴著耳機﹐聽著快歌“龍拳”﹐隨意舒展身體﹐輕輕揮出幾拳﹐慢慢走到一間空曠的練武室﹐在震動的節奏中拳拳生風﹐喊道﹕“去做你們該做的事﹗”

  陳先生遠遠喊道﹕“是﹗”便慢慢退出﹐走向通往密穴樓上的爬梯。

  走過荷槍實彈的衛兵﹐陳先生一面思考怎麼在短短半夜中弄到這麼多火藥﹐一面暗暗發愁自己是否選錯了邊站﹖

  這個有如深井的簡陋通道只是在井壁上釘著生鏽的鋼筋﹐只有一點點暈黃燈光在腳底下搖搖晃晃﹐只要有一點分神手抓漏了鋼筋﹐就可能摔死在井底。

  爬著爬著﹐陳先生不禁抱怨起這個密道的設計﹐多累人啊﹖安個電梯豈不方便﹖八寶君真是多慮了。

  突然間﹐陳先生覺得頭頂“啪”的一聲﹐化作一記發自耳朵深處的爆響﹐他想往上看發生了什麼事﹐卻發覺很難抬得起頭來﹐他的脖子幾乎不聽使喚。

  然後﹐他的手松脫﹐不由自主往下墜落。

  ※        ※        ※        ※        ※

  陳先生躺在地上﹐鼻孔微微冒著血泡﹐看著黑色大衣的衣角揚起﹐帶過一陣皮革氣味。

  陳先生想說些什麼﹐但他的肚子感到一記幾乎令他大叫的擠壓。

  這次他看清楚了。

  一雙純真的眼睛歉然看著陳先生﹐然後小心翼翼地把腳移開陳先生噴出內臟的肚子。

  “站錯邊了……”陳先生閉上眼睛﹐肚子又是一痛。

lokpoy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