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鬼﹗”上官暗忖。

  巨大的力量貫穿上官﹐萬馬奔騰的拳勁將上官飛撞穿牆﹐摔進八寶君的練武室裏﹐破裂的磚石將上官重重蓋住﹐八寶君興奮大叫﹕“看你怎麼死﹗”

  “不妙﹗”聖耀終於回神﹐急忙拿起手槍朝八寶君不斷開槍。

  子彈全撲了空﹐聖耀根本看不清八寶君的身形﹐直到子彈用罄﹐八寶君得意地站在聖耀平舉的雙臂旁蔑笑﹐左拳將聖耀的雙手打折﹐然後右拳飛快鑽進聖耀的肚子裏﹐將聖耀叉了起來。

  聖耀痛的說不出話﹐兩腳懸空抽動。

  “起來啊﹗看看你養的狗變成串燒的樣子﹗”八寶君看著躺在瓦礫裏的上官大笑﹐就這樣一拳將聖耀架在空中﹐大步踏進練武室。

  上官雖被粗礫石塊壓在地上﹐但八寶君卻不由自主在距離上官四步之處停下來﹐想找把槍遠遠將上官的頭轟爆。

  此時﹐他才猛然驚覺上官在他心中永遠都是個忌諱﹐今日如果不把上官除掉﹐往後的數百年他都無法睡得安穩﹐從此將困在自卑的牢籠裏。

  上官在石堆下一動不動﹐眼睛卻毫無情感地看著八寶君。

  “你一直瞧不起我。”八寶君面目猙獰地說﹐另一手在聖耀的臉上拍拍﹐說﹕“所以你現在躺在我的腳下﹐就跟那時候一樣。”

  八寶君說完﹐卻覺得頭昏目眩﹐真想好好躺在血池裏睡個覺﹔上官幾乎將他的腦袋瓜斬裂﹐他甚至嗅到鼻孔中腦漿滴出的腥味﹐他左手將剩下的一隻眼睛用力按住﹐他覺得眼窩腫脹難挨。

  上官看著八寶君﹐他的脊椎被那一拳震得暫時失卻知覺﹐但他還信賴唯一還能戰鬥的右手﹐還有正在外面戰鬥的夥伴。

  “最後問你﹐你怎麼知道這裏的﹖”八寶君問﹐仔細地觀察上官傷勢的真假﹐如果上官又像上次那樣突然來個“致命一擊”﹐腦漿快煮沸的他可沒有把握逃開。

  就次此時﹐八寶君插入聖耀腹部的手感覺到異樣的稠密感﹐他瞥眼一瞧﹐聖耀傷口的微血管居然開始接合﹐肌肉組織也快速地將他的手包合在裏面﹐他罵道﹕“原來你是個怪物﹗”

  瀕臨死亡的聖耀搖晃著腦袋﹐看著模模糊糊的八寶君﹐說道﹕“哥……哥……”

  八寶君冷道﹕“誰是你哥﹖”

  聖耀看著八寶君﹐他感覺到生命的精力正快速地遠離自己﹐他所能做的﹐只有讓八寶君成為他的親人。

  八寶君看看上官﹐又看看聖耀﹐說道﹕“不信你殺不死。”

  說完﹐八寶君插入聖耀腹腔的手慢慢往上移動﹐刺穿橫隔膜﹐捏著聖耀微弱跳動的心臟。

  ※        ※        ※        ※        ※

  山羊坐在秘警警車蓋上﹐看著後座趴著口吐舌頭﹑眼神萎靡不振的老狗。

  手中握著新的遙控追蹤晶片﹐山羊向手下示了個眼色﹐手下將後車門打開﹐老狗看了看山羊一眼﹐懷疑地慢慢跳下警車﹐在輪胎上拉了一泡尿。

  “去找你的主人吧。”山羊輕輕踢了老狗的屁股。

  老狗的眼睛突然充滿神採﹐毫不遲疑邁開大步﹐朝著城市的中心走去。它太熟悉那味道﹐它更自信那股味道也在尋找著它。

  “長官﹐我們現在要怎麼做﹖”一個手下看著手錶﹐秘警車隊早已遠去﹐只留下一把火。

  “怎麼做﹖”山羊面無表情﹐端詳著手裏被嚼爛的香煙﹐雨早停了。

  山羊看著熊熊大火﹐將煙塞在自己的嘴裏﹐嚼著。

  ※        ※        ※        ※        ※

  聖耀的眼睛閉上﹐他失去了所有的意識﹐除了痛。

  也許是解脫的時候了﹖但我為何如此痛苦﹖

  八寶君慢慢捏著聖耀的心臟﹐冷冷地看著躺在石塊裏的上官﹐等待上官的亡命一擊。

  上官的眼睛一直沒有閉上。

  ※        ※        ※        ※        ※

  “今天我吉他彈得不錯吧﹖”

  大頭龍得意地看著臺下的老板﹐全身都是熱汗﹐光影美人空空蕩蕩的。

  老板打了個酣欠﹐看著身旁的佳芸﹐說﹕“他進步了不少喔﹐下個月重新開張﹐他可以替你伴奏﹖”

  佳芸點點頭﹐但她剛剛根本沒有在聽。

  自從今天下午離開魚窩後﹐她的嗓子就一直打不開﹐仿佛有數千斤心事吊在喉嚨。

  “你那個恐怖的吸血鬼男友﹐還有聖耀﹐都會再來我們店裏吧﹖”阿忠難得坐著﹐好奇地看著佳芸。

  老板微笑摸著杯子﹐大頭龍看著手上的厚繭。

  “會的。”佳芸笑著﹐看著桌子上微溫的黑咖啡。

  ※        ※        ※        ※        ※

  “上官﹐你爬不起來嗎﹖”八寶君冷冷看著上官﹐上官不是一個遺棄朋友的人﹐這點誰都知道。可見上官真的被自己那一拳打彎了腰﹖

  沒錯的﹐那一拳的確是豁盡全力的完美之作。

  我戰勝了上官﹐戰勝了自己內心的恐懼﹗

  “跟你的狗說再見吧。”八寶君獰笑﹐右手抓緊聖耀的心臟﹐用力爆破﹗

  ※        ※        ※        ※        ※

  老狗的尾巴垂了下來﹐靜靜看著城市的霓紅燈火﹐還有遙遠記憶裏的溜滑梯。

  ※        ※        ※        ※        ※

  “啊~~~~~~~”聖耀慘叫﹐四肢抽慉。

  八寶君跟著驚嚇大叫﹐右手急忙自聖耀腹腔抽出﹐破碎的心臟瓣膜掉落﹐但八寶君的右手掌卻冒著焦煙。

  一顆扭曲的銀子彈清脆掉落地面﹐八寶君無法置信看著銀子彈在地上打轉。

  吸血鬼的心臟……怎麼可能鑲著一顆銀子彈﹖

  八寶君抬起頭來﹐卻什麼也看不到﹐他只覺得有個東西塞在他的眼窩裏﹐甚至埋入他的腦袋﹐他想大叫﹐卻覺得聲音從喉嚨間滲透出去﹐一汩一汩。

  聖耀摔倒在地上﹐閉上眼睛﹐癱在血泊裏。

  破碎的心臟有氣無力地跳著﹐漸漸的﹐聖耀感到全世界都快散開來了。

  “結束了……我終究還是害死了大家……”聖耀心想﹐他感到前所未有的冰冷。

  ※        ※        ※        ※        ※

  突然間﹐一股濃稠的堿味流進聖耀的嘴脣。

  “起來吧。”上官的聲音。

  破碎的心臟微微跳動﹐上官的腕上不斷撒落鮮血。

  聖耀緩緩睜開眼睛﹐上官蹲在他的身旁微笑﹐而八寶君跪在地上﹐雙手垂地﹐頭高高地仰著﹐頸骨斷裂只靠一點皮肉黏附﹐堅硬的石塊自後腦隱隱透出。

  聖耀眼神呆滯﹐呼吸幾乎要停了。

  “不要放棄。”上官扛起聖耀。

  但聖耀的身體變得很沉重。

  “炸藥……停……停不了……”聖耀迷惘地說﹕“不要救……救我……大家才能……”

  上官眼神看著前方﹐說﹕“不要放棄﹐慢慢呼吸。”

  聖耀的頭垂得更低了。

  “救了我……”聖耀想嘔吐﹐卻覺得最後的一絲力氣都從指縫中流失﹐說﹕“你自己也……會死……”

  “我不會讓朋友孤獨﹐也不怕什麼凶命。”上官一字一字慢慢說道﹕“因為我﹐是死神。”

  聖耀熱淚盈眶﹐上官的眼睛始終看著前方。

  ※        ※        ※        ※        ※

  炸藥的計時器上﹐只剩三分七秒。

  而螳螂與阿海﹐躺在血池裏虛弱地無法動彈﹐只能看著聖耀放在池邊的炸藥繼續讀秒。

  張熙熙在睡夢中笑著﹐賽門貓開始打呼。他們就算昏迷了﹐也同樣相信他們的老大最後終能將他們安全地扛出去。

  眾位持續昏迷不醒的幫派首領﹐全身綁著鐵煉﹑在特制的鐵籠裏流著口水﹐仿佛定時炸藥跟他們一點關係也沒有。

  環繞著血池的鐵籠裏﹐赤裸人群狂暴地騷動著﹐有人抓著鐵欄桿憤怒地咆哮﹐有人盤腿默念佛經祈禱﹐有人將腦袋塞進欄桿﹐試圖從窄小的縫隙中擠出去。

  聖耀靠在上官的肩上﹐看著逐漸遠去的夥伴﹐而血池密道的爬梯在眼前高聳彎曲﹐肚破腸流的陳先生躺在腳邊。

  炸藥的烈燄即將吞沒眾人﹐毀滅﹑渺無生機的氣息在隧道裏嘶吼著。

  “完了。”聖耀疲倦地閉上眼睛﹐上官自信地看著爬梯上空。

lokpoy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