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嗶。”

  血池秘密基地在兩秒內完全崩壞﹐火燄竄燒到爬梯﹐將鏽蝕的梯子熔解扭曲﹐位於地面上的三溫暖輕輕一震。

  ※        ※        ※        ※        ※

  “我們來得太晚﹐絕非無錯﹐是大錯特錯。”無錯坐在遊覽巴士的車頂上蓋﹐看著快速遠去的三溫暖營業大樓﹐難堪的臉色中﹐卻不禁流露出欽佩之意。

  “來得剛剛好。”上官躺在無錯旁微笑﹐在遊覽巴士上看著沒有星星的天空﹐一場大雨已經將鬱悶的空氣稀釋。

  ※        ※        ※        ※        ※

  螳螂透過第二支電子信件﹐用點頭的方式製造摩斯密碼﹐向上官發出兩個重要的訊息﹐一是血池的正確位置﹐二是陳先生其實是八寶君安排的臥底。於是上官假裝毫不知情﹐向陳先生與白發﹑無錯詳細說明提早攻打絕世風華的假計畫﹐讓八寶君完全鬆懈戒心﹐但上官在陳先生離去後﹐隨即讓張熙熙跟蹤陳先生再次確認螳螂所說的血池地點。

  隨後上官向白發﹑無錯﹑阿虎發出真正計畫的電子郵件﹐要他們看到信後動身到血池的真正地點援助﹐但阿虎似乎還沒確認電子信件﹐所以並沒有趕到。

  之後﹐聖耀更發出信件給山羊﹐要山羊率秘警與獵人﹐將暗伏在絕世風華的牙丸組成員一網打盡。

  驚濤駭浪的一夜。

  ※        ※        ※        ※        ※

  聖耀坐臥在遊覽巴士裏﹐看著身旁的阿海睡得很香﹐綠魔幫二十多位幫眾手忙腳亂地為賽門貓﹑張熙熙﹑螳螂緊急包紮﹐一瓶一瓶新鮮的血漿冷凍包吊在置物箱上﹐紅色的養分注入他們酣睡的血管裏。

  聖耀進入夢鄉之際﹐想到上官冷峻地看著無錯說道﹕“只要救出我的夥伴跟其他的首領﹐籠子其他的人不要理會。”

  無錯說道﹕“當然﹗”隨即與匆匆趕來的白發一行人﹐將眾戰友與各幫首領全扛了出來﹐只留下驚怖張惶的赤裸人類無助地尖叫。

  聖耀心裏很清楚﹐把那些人類給放了﹐他們虛弱的身子也來不及逃出即將爆炸的血池﹐就算逃了出來﹐也將成為吸血鬼世界黑暗的見證﹐這是上官所無法容忍的。

  而且﹐按照秘警的邏輯﹐這些逃出生天的人也必須加以屠殺。

  聖耀為那些蒼白無力的眼神感到愧疚與哀憐﹐但他真的累了﹐他沒法子負荷太多的情緒。

  聖耀微微睜開眼睛﹐看了看手掌上殘酷的凶紋﹐靜默。

  上官的好意﹐我心領了。

 

  “白發大哥﹐停車好嗎﹖”聖耀看著正為赤爪推宮過血的白發。

  白發不明就理地看著聖耀﹐但聖耀既是上官信任的夥伴﹐白發沒有多想便向司機喊道“gost﹐停車。”

  遊覽巴士慢慢靠著路邊停了下來﹐上官輕輕嘆了口氣。

  門打開﹐聖耀腳步虛浮地走下車子﹐換了一身乾淨的衣服﹐那是白發給他的。

  上官看著剛剛才開始熟撚的小夥伴﹐一步步走進公路旁的草叢裏﹐毫不戀棧。

  “好兄弟﹐將來我們還會再碰頭的﹐這個世界就快變了。”上官躺在濕淋淋的車頂上﹐閉上眼睛。

  夜晚﹐被迫孤獨的人踏上孤獨之路﹐不曾孤獨的人看著孤獨遠去。

  故事﹐才正要開始。

lokpoy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