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道。

  日光燈忽明忽滅﹐貼滿尋人啟事的灰牆下﹐紅色鐵簍子裏燒著紙錢﹐沒有風﹐行人兩三人﹐盲眼的吹笛師悲傷地吹著歡樂的曲調。

  灰煙從鐵簍子裏裊裊卷出﹐著火的紙錢在地上蹣跚匍匐著﹐來到一隻精神抖擻的老狗腳邊﹐老狗看著紙錢傻傻吐著舌頭。

  穿著黑色套頭毛線衣的少年站在老狗身旁﹐眼睛紅紅地看著布滿灰塵的算命攤。

  算命攤上除了灰塵什麼也沒有﹐連椅子都給人搬了去。

  “謝謝你。”少年看著算命攤後牆上的朱紅字聯﹐心中感念再三。

  良善之心藏凶海﹐千裏難揚帆。

  凶命長程終靠岸﹐孤獨豈長伴﹖

  不論老算命仙留下的話是猜測之言﹐或是安慰之辭﹐少年都心存感激。

  少年向算命攤深深一鞠躬﹐老狗的尾巴搖搖﹐少年看著厚重的行囊﹐思索著。

  ※        ※        ※        ※        ※

  光影美人。

  重新開張的第三天﹐客人漸漸回籠的熱鬧氣氛中﹐長滿厚繭的手指飛快與吉他弦跳舞﹐滿足地看著臺下一雙雙如癡如醉的眼睛。可愛的女孩站在臺上抓著麥克風﹐一首接一首。

  舊面孔﹐新面孔﹐每個人桌上的餐點全冷掉了﹐就跟以前一樣。

  但﹐女孩的眼神有些落寞。

  臺下一張特地保留的小桌子﹐一直放著“已訂位”牌子﹐三天了。

  女孩擔心著心愛的人﹐擔心著他的安危﹐擔心著小桌上的黑咖啡一直都沒有人喝。

  眼睛濕濕的﹐淒轉的歌聲教臺下的客人幾乎落淚。

  但。

  破舊的牛仔褲﹐沾滿油漆顏料的球鞋﹐一個頭發亂得不能再亂的男人慢慢走下樓梯﹐頭低低﹐眼睛卻沒離開過臺上的女孩。

  男人吐吐舌頭﹐身後走出一個堆滿笑容的男孩﹐男孩摸摸身邊老狗的脖子﹐老狗乖乖坐在慶賀開幕的花圈旁。

  女孩看著男人﹐看著男孩﹐又看了看老狗。

  老狗歪著頭﹐眼神靈動看著女孩。

  不知怎地﹐女孩的腦中出現好像根本不曾存在的泛黃記憶。一個小男孩背著大書包﹐緊緊抱著一條流浪狗高興大叫﹑閉著眼睛衝下溜滑梯。

  瞳孔緊縮﹐然後快速放大。

  “麥克﹗”女孩大叫﹐所有客人被女孩突兀的舉動嚇了一跳。

  “汪﹗”老狗興奮大叫。

  男人坐在老位子上﹐拿起冷掉的黑咖啡笑著﹔男孩坐在男人身旁﹐看著眼睛閃閃發亮的女孩用嶄新的眼神看著他。

  今晚是快樂的一夜﹐雖然將以道別結束﹐卻是另一段旅程的起點。

  女孩清清喉嚨﹐緊抓著麥克風的手心滲出難以言喻的快樂﹐說﹕“今晚﹐我們來點不一樣的東西吧﹗”

  新客人大聲叫好﹐舊客人立刻捂住耳朵﹐老板皺著眉頭﹐阿忠趕緊將手中碗盤放下﹐大頭龍狠狠舉起吉他﹐瞄準舞臺地板。

  男人與男孩﹐相視一笑。

  從哪裏開始﹐從哪裏結束。

  “Let's Rock﹗”女孩開心大叫。

  ※        ※        ※        ※        ※

  原子彈﹐就這麼在光影美人小小的舞臺上﹐再度爆炸﹗

 

  < 臥底首部曲完結﹐但動人的故事﹐永遠不會結束 >


  對不起。”

  聖耀的槍指著上官﹐他最好﹐也是唯一朋友。

  上官的眼睛沒有一絲怨恨﹐他只想知道為什麼。

  但聖耀並沒有話要說﹐他手中的槍卻有千言萬語。

  窮巷夜雨﹐愁雲慘霧﹐命運彼此牽繫的兩人。

  “碰﹗”

  死神閉上眼睛﹐凶神露出微笑。

  ※        ※        ※        ※        ※

  “走吧﹐好朋友。”

  牙丸千軍滿意地拍拍聖耀的肩膀。

  聖耀搖搖頭﹐舉起槍朝上官的胸口補上兩槍。

  為什麼這兩人要反目相向﹐性命相殺呢﹖

  ※        ※        ※        ※        ※

  臥底二部曲﹐總有一天我們再見。

lokpoy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