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序:

左手只是輔助

  常聽見有人說,這是個想像力爆炸的時代。

  爆炸個鳥。

  翻開坊間許多號稱奇幻文學的故事書,我不禁懷疑,只是在故事裡創造新的種族,怎麼能稱之為“創意”?無端架空一個新的世界,就能稱得上“突破”?放幾個老愛念長串咒文的巫師跟怪物打來打去,再讓幾個拿著上古神兵器的角色在裡頭互砍到流血,這就是“奇幻?”

  看似想像力爆炸的年代,其實骨子裡相當空虛寂寞。許多小說匠很愛寫大綱,塗塗草草好幾十頁,卻忘了什麼叫故事。更多小說匠喜愛刻畫力量,洋洋灑灑熱鬥連篇,卻忘了力量為什麼被需要。

  以爆發力、彈跳力、精力在籃球場奔馳的櫻木花道,在領悟了“左手只是輔助”這簡單道理後,終於投進了對山王致勝的一球。

  說故事當如是,一個漂亮的剖面足矣。

  從2000年初開始寫小說,到現在已經五年了。但越是沉浸其中,越覺得等待我去領悟的東西還是很多很多,每次以為自己又洞悉了“說故事漂亮的關鍵”,又會在下個說故事的旅程裡驚覺,原來上次所謂的“關鍵”,不過是碰到有趣的皮毛罷了。說故事果然是充滿挑戰性的自我航行!

  每個小說家說故事的方式不盡相同。對我來說,創意是故事的起點,情感則流通故事的血脈,而精密控制說故事的細節,是我的責任。

  面對45公分前那片12寸見方的Mac屏幕,我很少裝作苦思些什麼,只是一個勁地興奮,因為接下來鍵盤跟我之間會發生什麼事,我再清楚不過了。往往開頭只是一個創意的點,一個小啟發,一個感想,在想像力的催動與意志力的貫徹下,慢慢擴染出整個故事。過程是受到精密的分鏡控制,然後才能產生種種美好的意外。

  《獵命師》是我的絕佳狀態。

  不用在開頭畫張嚇人的虛構大陸地圖,或是煞有介事地把每個種族的設定咚咚咚預先插掛好,或是唧唧歪歪個鬼扯般的咒文文獻考。好像讀者不隨時翻看、對照這些龐雜資料去了解故事,是缺乏閱讀者的高尚修養、不負責任似的。

  不必,不需要,沒意義。

  將故事交給最會說故事的人,我們一起在無數個鏡頭轉換中,隨著時間軸的謐動,自然而然讓豪爽又熱血的故事穿透靈魂。

  在獵命師與吸血鬼的世界裡,參見英雄!

lokpoy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